【明楼】山河仍在,国泰民安,这盛世繁华终如

#明楼#  明公馆在漆黑的夜色中依旧亮着灯 明楼公务繁重 头又有些疼 只是恍惚间做了一个梦 仿佛置身光明宏大的殿堂之中 自己梦寐以求的军装上的红五星就挂在殿堂顶上 熠熠生辉 明楼看见自己就在殿堂的人群里 一样的西装革履 和左右不知在谈论写什么 明媚飞扬 说着笑了起来 一束光打来 明楼不禁看得有些发怔 这真的是自己吗 自己有多少年没这样真正开心过了 即便是在梦里也很久不曾这样了吧 真好 明楼这样想 可是这又是哪里 明明很确信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为什么看到这座建筑 眼睛就禁不住有些酸涩呢 这里这么安祥 也没有炮火声 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呢 怕是太累了吧 心中这样想着 明楼却还是不忍心的回头多看了几眼 不知为什么 却还是想把这个地方刻进脑海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明楼就这样 目送着眼前的殿堂 烟消云散 明楼冲它扯了扯嘴角 尤为不舍的嘟哝了一句 真好看 意识回归 自己仍坐在书桌前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却又好像不太一样了 ——#红旗发布会随笔#

“啊――我错了,哥哥饶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夜空玄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说着,脱下外套扔在一边,拽起明诚推到床上,一把拽下了自己的领带。

“是,太君。”

明楼的坦然淡定令他始料未及,线报上说明家这两兄弟感情深厚,堪比铜墙铁壁。

接着是腰带解开的声音,当的一声砸向地面。

这边明诚虽衣服好好穿着,衬衫却因明楼的撕扯已无法系好,身上鞭痕明显,头发凌乱,落魄而惨淡。

“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再买一件三个人一样的,总有机会的。”

日本军官拍拍明楼的肩,示意他冷静,又开口。

“呃...啊...大哥慢点”

精致的镶银边,剔透的水晶扣里是一枚指南针。

“太君,这件事,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吧。”

“只是,76号的酷刑怕是不行,万一我的秘书没罪,也要被打个半死了。”“不知长官可否给明某人个面子。”

明楼欺身向前,用力扯开明诚的衬衫。

“把行动组的14号特务处理掉”

然而到了之后才发现,7号港口废弃已久,又是中了对方的埋伏,搜查小队无一生还。

明楼脱下西装外套披在明诚身上,两人一起踏出监狱。

“顺利。他们逮捕你之后不仅把七号港口的驻兵全部撤掉了,其他港口也放松了巡视,军统的药物从四号港口成功渡出,我党的枪支借七号港口也顺利运走。你功不可没。”

明楼走到门口看着守卫的方向,暗暗清了清嗓子,看了明诚一眼,喊着“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做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来害我!”

“明诚先生,多有冒犯,我派人送你们回去吧。”

图片 1

“不知是谁给长官您进了谗言,来诬陷我的秘书,诬陷我,想要挑拨我与长官之间的关系。”

“没有,大哥下手不重,我好着呢。”

“先生不要...阿诚真的不知道!”

“等等。”

明楼一个用力,让本来手被束缚找不到平衡的明诚倒在了地上,指着他说道“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老实招了的。”

“过两天再给你买一件还不行么,自己想的计划,还要心疼自己的衬衫?”

“要演就演全了。”语毕快速动了起来。

他踉跄的起身,一下子跪于明楼脚下“先生救我,先生饶命。”

想着,那人衣冠整齐的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先生!先生!大哥!不要,饶了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说!你昨天下午去哪了!”

“走了?”

日本人点点头,目送明楼和明诚转身离开。

“报告,没有。”

“还不过来把手铐打开!”明诚呵斥,小特务赶紧解开了明诚的手铐。

“去76号监狱,看看明先生还在不在,然后把阿诚先生放了。”

明楼使了个眼色,此地不宜谈事。

“一会儿叫大声点。”明楼低声嘱咐。

“明长官尽管说,只要合理,自是可以。”

“怎么审,我说了算。”

最优秀的特工,具有敏锐观察力和推断力的得力手下,被人勒死在仓库高处,手中攥着一枚袖扣。

“你不知自己错在何处,长官手中的证据难不成是骗人的?”

毕竟还处于情动的状态,一时半会也不会消退,明楼保持着姿势,轻轻动了动,成功听到明诚重重的喘了一声。

明楼喊着,抽出自己的腰带,作势要往明诚身上抽。

“阿诚明白。”

“是。”

日本军官站起身,向前探去,直直看着明楼毫不畏惧的眼神,压低声音――“自然是要您亲自审。”

明诚有些夸张的喊着,双眼紧闭,肌肉绷紧,提防着明楼抽下来的皮带。

“喊啊。”明楼瞪眼。

“不知太君有何吩咐”明楼挺拔地站着,身后站着凄凄惨惨的明诚。

门口的守卫对视一眼。

“明长官,太君让您过去一下,并且吩咐明诚先生可以走了。”

“阿诚不知道!”

于是,于夜幕中逮捕明诚,他倒要看看,明楼会作何反应。

“先生,阿诚并不知自己错在何处。”

“阿诚,你怎么搞的。”

“我今天好好教训教训你!”

明楼开着车,后座上坐着满身污痕的明诚。

嘶――布料扯碎的声音伴随着纽扣的掉落,在空旷的牢狱中尤为清晰。

“之前一口咬定那是阿诚的袖扣,是一心想要让太君对我产生怀疑,好让我们之间产生隔阂,这目的恐怕十分凶恶。”

“抱歉了明先生,只是一场误会,我已经派人查过了,那枚袖扣并不是阿诚先生的。”

“那就好,我这顿打也没有白挨,活春宫也没有白让人家听。”

“再叫明楼长官来一趟。”

日本军官拿起桌上一个纸袋,打开,递与明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明楼用手钳过他的下巴,低声道“怕是要委屈你一下,大点声叫出来。”

指南针,明台喜欢的独特设计,终究是三兄弟一人一件。

“先生饶命!阿诚没有,阿诚真的不知做错了什么!”

本文由www.400811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楼】山河仍在,国泰民安,这盛世繁华终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