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该剧改叙事时间线对故事的摧毁

不想说抄袭对事了,板上钉钉,风大永远是原著作者,应该给她署名。

三生追毕,存文留念。
原著小说是早早就看过的,虽然算不上原著党,但对视觉化作品还是有少许期待。
或许是剧版最初的主角选定并未符合书迷预期,又或许剧宣海报的风格很是飞扬,总之包括本人在内的大多数看剧群众们对剧版的期待值最初保持在了一个较低的水平。但从观剧效果和播出人气来看,剧版应该称得上是逆袭了。
三生剧版的制作是精良的,一众演员们的呈现是走心的,导演的创作是细腻动情的……当然一切的基础还是原著小说曲折动人的故事和积淀许久的粉丝群。
不过,私以为剧版剧本对原著小说故事架构进行的合理又顺畅的延展和二次创作,既丰富了原小说单薄的情节线,撑起了近60集的篇幅,也于细微处和关键点修补了很多原著中的逻辑漏洞,着实将剧版的完成度提升了好几个量级。这里要给编剧弘伙点个大大的赞,是个对原著下了功夫自身也有功夫的人物。期待他/她的下一部作品。
除了白浅夜华的主线情缘与原著一般无二外,编剧对小说的几段支线情缘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延展和刻画。东华和凤九、离镜和玄女两条分支编剧是在原有基础上延伸了几步故事线,添加了更多细节;子阑和胭脂则独劈一脉完全是新的故事。此外,连宋和成玉的关系编剧也稍做了描摹,互动的添加很有韵味;而墨渊对白浅的情编剧也化隐晦为直白,强化了阴错阳差的唏嘘感。
剧版的故事里借众多人物之口,编剧传递出了很多中华传统文化精义和东方美学情怀,包括“姻缘命定”、“有缘起亦有缘灭”、“为善作恶皆生因果”、“知恩需图报”、“胸怀天下舍生取义”等等。这些观念虽也是原著的基底,但能感受到编剧用大量的台词和故事将这些观念呈现得更为透彻。因此,在全剧已完结的当口,想结合编剧对原著情节的部分重构和补充回味一下三生中的几段情感主线,细赏编剧笔下情之姿态。
*白浅同夜华:爱如浓酒 情香醉人亦是伤人
白浅与夜华本是三生石上命定的姻缘,身份地位、才貌能力都是般配得天上有地下无,真真是天作之合。但就是这样的命中注定也是颇为曲折。
一世缘起,她是司音,他是金莲 ,他们仅是照拂与相伴的关系,最后她带着师傅仙身离去,而他则仙胎入九重天,成为天族太子的同时也忘记她,只在梦境中留下了模糊的背影;二世情劫,她是凡人素素,他是神族太子,他们单纯地深爱彼此,却隔着天上与地下的距离。她受尽羞辱与孤寂,诛仙台一跳仙身复位却已伤情而诛心。他战战兢兢、步步经营依旧守护不了唯一的挚爱;三世相恋,她终为上神白浅,他仍是天族储君,命定的两情相悦却也时常敌不过那些不够坦诚,那些恶意的挑拨。东皇钟毁天灭地,为她亦为苍生,他义无反顾生祭元神,他们前缘尽释。三生的心碎与别离,他们深爱也被这爱刺得伤痕累累,好在最终得了共赏桃花的余生。
记得剧中连宋说过:“恩爱得藏着”,哪怕是神仙美眷也是颇受上天妒嫉,切记,不要轻易秀恩爱!
话说剧中除了折颜和白真,我最喜爱的角色就是这位天族的三殿下了,绝对是金句不断世事参得通透的人物啊。
对于白浅夜华这条主干,剧版基本达到了100%的原著还原度,除了情节全部呈现外,也就是添加了一些起承转合的细节,让故事的衔接更顺畅。编剧对两人在昆仑虚的缘起做了修改,原著中夜华对白浅那没来由的挚爱缘起于司音唤醒了夜华一直沉睡的元神,而剧版则是司音对仙胎金莲的养护,彼时夜华已然幻化出人行,对司音已有依恋,因此即便投胎天家,心底里的那抹影子才长长久久地留着。这样的修改让夜华对白浅的“冥顽不灵”显得更为合理。
记得看赵又廷的采访,他提到过“夜华”这个人物他认为是非常理想化的。大家之所以这么热爱这个角色,也多半是喜爱他谨慎仔细,一力担当的性格以及对白浅至死不渝,赴汤蹈火的深情。要让这个人物的“理想化”被大家接受,对编剧和演员都是考验。赵又廷的表现在这里就按下不表了,而编剧在人物性格塑造的细节添加上确实也是用足了心的。
夜华甫一出场就看见了桑籍带着少辛回天宫,他知道他这个二叔不仅犯下天规也即将让大好姻缘变成一桩丑闻,但他很有分寸地没有当面点破,更没有私下去找桑籍,而是请来了连宋,只不动声色地说了下少辛的身份,就立刻让连宋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去劝诫阻止。这开场事件,夜华谨慎周密,进退得体的性格立即凸显了出来。
再比如确认白浅就是素素这个情节:东海水晶宫的重逢,诸多细节仅仅让夜华心生了7分确定仍存3分疑问。于是他去找了折颜,问了迷谷,还在结魄灯上烧了白浅的帕子,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即是夜华性格的小心严谨使然,也为这一原本略显单薄且有bug的情节添加了合理性。
用结魄灯再造素素骨血这一情节是编剧的上心一笔,强化了夜华在素素去后的三百年,内心的悔恨难耐以及情深意重。有多少人被结魄灯灭时赵又廷的哭戏生生圈粉的呀?这一细节着实添加得戳中了人心。
在素锦的各种做戏里,夜华始终是全知视角,没有一次被蒙蔽过。他对素锦的冷漠是那样彻骨,痛恨是那样深切。元贞事件后在寝宫中对素锦的那番斥责,大快人心,一个储君的威严毕现,夜华形象更为立体丰满,再次怒刷好感度。
夜华的性格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其实和白浅何其相似呢。两个人都是喜欢一切困难危险自己一力承担,所以才会面对深爱之人不够坦诚,不够洒脱,自己加戏,自我折磨。或许,一切还是因为爱得太深吧!

投资再多,剧情扑街了又有什么用,ip再好,改不好又有什么用。如果说我是风大的话,这个片子我肯定避之唯恐不及,没有没有,这样的片子怎么可能是抄了她的经典之作桃花债,别开玩笑了。

*凤九同东华:纵然情深 命中无缘空留遗憾
造化弄人,如果说上天对白浅夜华终是仁慈,那么对凤九东华则显得残酷了些,因为他们同样爱得深切,却命定无缘。
剧版里,为了支撑起凤九东华这条情感线,编剧添加了凤九在太晨宫里的各种日常细节,也增加了最后凤九自断其尾去三生石刻名字的情节。这些情节的改变和添加,虽然使凤九单相思的故事变成了最终东华和凤九的互相倾心,但三生石的故事延展既为他们的无缘相守找到了令人信服的理由,东华为苍生舍弃姻缘的选择也着实很有悲怆感,加深了观众的遗憾,令人扼腕。这条感情线的添加和描写,前半段略有拖沓和乏味,但结尾处的三生石还是挺浓墨重彩,让人印象深刻。
其实,看到后半段,有时候会觉得凤九对无法得到的感情过于执着,且屡屡引起更多不幸,人物形象是减分的,但东华自毁情缘的设定还是为这段感情提升了一些逼格。原著小说言情为主,格局略小,因此剧版的改动能看出主创想要提升格局,让剧作有正向能量的心意,无论这样的效果达到了几分,心意是值得肯定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each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胭脂同子阑:你若心安 我便守得累世孤独
胭脂和子阑完全是编剧新造的一段情缘,却也恰恰是全剧中最得我心的一对人儿。
胭脂原本是翼族高傲的公主,初见司音便是倾心,但从她愿意帮助司音逃走可以看出这个姑娘的纯善以及对无可能之情感没有执念的洒脱。随后,她的人生遭遇巨变,父亲被封印入东皇钟内,兄长反目,长兄失踪,家园不再温暖。万年岁月里,唯有她惦念至亲的下落,四海八荒到处找寻。为了找回曾经温暖的家,她义无反顾地为二哥挡住大哥刺来的利剑。后来,亲情难再,她便去凡间求个清净自在,于是,遇到了她的小捕快。
她的小捕快看到了她的良善,看到了她对亲情那至诚的温度,于是他们互相倾心。
可惜,小捕快其实是个上仙,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鸿沟无法逾越。
又好在,小捕快和她一样是个洒脱的人,他们坦诚彼此的情意,却双双默契般地不去强求更多,因为那样只会给对方徒增痛苦。
后来,她在凡间安之若素地生活,将哥哥的孩子视如己出,却也终究是放不下她的小捕快,担心他为自己的缘故而受到责罚和委屈,于是带着孩子再上昆仑虚。可是,寒暄过后,临别之前,放不下的那个人让她莫要再上昆仑虚,她知道他是让她忘记前缘,好好地去过自己的生活。纵有千般不舍,为着那份默契,她决绝地转身。
子阑最后与胭脂离别时的那番话,听上去狠心而绝情,其实却是撼动人心的满满情意。为了帮胭脂救离镜的病儿,他违背师门戒律,且舍去半生修为,自愿去守那无妄之海,却一字不曾让心爱之人知晓;为了不让胭脂知道自己因为炼丹炉的事已自请去守卫天族墓地,他思虑片刻还是让胭脂再也不要来昆仑虚,既然注定无缘,他就不要心爱的人对自己存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一分一寸的念想,因为那些都会变成无尽的折磨。你若安好,即便是累世的孤寂我也甘愿承受。这样成熟而又深刻的爱恋,丝毫不逊色于剧中的任何一段情感。

我很少看到这种别人精心编排的叙事又缕回来的,编剧你辛苦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GYY是真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哦天哪,原来编剧就是作者本人啊,我真是孤陋寡闻了。剧本和原著反差之大简直不像一个人写的。

真是好久都没追国剧了,三生三世算是在这神侠满天飞且光怪陆离的时代里,难得的一部精致之作。特别是经编剧打磨精修的剧作更是让人领略到了万千情之姿态。一个多月的追剧时光是幸福的。也期待着我泱泱天朝的剧集作品能慢慢开始有个良性的循环,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去追欧巴,追自己的“姑父”其实感觉更好呀。
本来,影版比剧版的呼声要高,但现在看来,杨洋和刘亦菲是有些压力了,暑期档影版上线,到底又会是怎样的夜华,怎样的白浅呢?!

本文由www.400811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论该剧改叙事时间线对故事的摧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