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童年里是一种幸福——看《潘神的迷宫》

看《潘神的迷宫》 是因为被海报上奇怪的形象所吸引
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一种毫无逻辑也不符合物理定律的形象
以为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美丽童话 却是一幅战火纷飞你死我活的图景
除了主人公小女孩 其他的一切都是世俗的——军队和游击队的暗战 母亲寂寞的无奈 成年人的自以为是 饥饿 逢场作戏 还有死亡
压抑的森林 阴森的木屋 板刻的继父 仿佛就是生活中的一切 对了 还有书 还有童话——大人说童话是用来骗小孩子的 大人认为童话里写的不过是童话里的事 可是童话是大人写的 尽管他们对此不屑一顾
“每当有一个孩子说一句他不相信精灵存在的时候,就会有一个精灵死去”——英国的彼得·潘说
“孩子会看到一些大人不能看到的精灵古怪”——中国的神棍们说
神秘的东西究竟是否存在 不是我想讨论的话题 但我确实认为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想象的世界 在长大之前的很多年里 他们生活在其中 相对于真实的世界来说 那里对他们更为重要 也让他们更觉得安全和安慰
也许那个世界真的存在 只是后来 我们渐渐忘却了回去的路——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特定的王子,公主或者别什么伟人得天独厚的候选人 只是我们渐渐的忘却了自己的身份 于是久久的逗留在尘世之中 无法解脱
迷宫中的小女孩最终也没有完成潘的任务——也可以说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但是她仍然回到了她的王国 因为她在童心未泯的时候就死在了继父的枪口下 她了却了尘世的烦忧 永远的定格来了那个美好的时代 尔虞我诈 生育 变老和战争都离她远去了 她微笑着 走进了光明之中
不喜欢我看到的一款简介中说 枯燥的生活让她想象出了一个虚构的世界 并去完成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任务——破坏了一切混沌的美 倒不如说电影奖的就是一个小女孩如何在战争中死去直白一些
也许死去的并不是小女孩的身体 而是她对美丽王国的想象力在战争中的一种毁灭——世界上失去了一个拥有水晶般想象力的小女孩 而出现了一个未复仇而战的女战士 为了和平而战的女游击队员 诸如此类——对于她的世界 她死了 而在现实世界里 一个现实主义的小女孩出生了 世界上多了一个普通人 而少了一个精灵
现实世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把每一个天真纯朴的孩子吸进去 仿佛一个把一切物质包括光统统吸进的黑洞
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 不管通不通过潘的测试 梦想的王国总有一天也会消失 仿佛捧在手中一湾浅浅的水 先是一滴滴后是一束束最后终于完全漏光 连手上的水痕也蒸发得无影无踪
梦想的王国在灰尘里孤独的沉睡 直到在另一个孩子的想象力以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
小孩子的身体里确实贮藏着一种神秘的东西 从一出生就渐渐的溢散 直到完全消失
我努力回想着我童年的幻想世界 它仿佛还在那里 只是我早已不是那里的主人 而只是个遥远的旁观者
www.40081122.com,有时候我想 在童年的时候死去 也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即使死亡 在那个梦幻的世界里也许也只是一种游戏
虽然我不会去死 也在无能为力中不断的成熟 老去
但那个梦想中的世界 却永远闪耀着眩目的异彩 萦绕在我梦的深处

       偶然地点进了《潘神的迷宫》,我只是想看一部童话,像月亮公主、雷蒙斯尼奇的不幸历险记这样的童话。只是这部稍有不同,它发生在二战,发生在法西斯年代。往往这样的题材,我想导演就是想讲述一个孩子对美丽世界的向往,讲述残酷的、黑暗的世界里属于孩子的光明。然后孩子就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战争,没有凶暴的军官,没有死亡。于是观众寻求童真的内心也得到了满足:童话是美丽的,生活充满着美丽的向往。爱看这样影片的观众,不都是想寻回儿时信以为真的彼得潘吗?
       然而,这部影片,不过是打着童话的幌子,女孩倒下了,在默西迪斯伤心欲绝的摇篮曲里,观众留下了眼泪,我甚至可以听到导演在片后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童话,在童话电影里,童话都是假的!
潘神的迷宫,更多的是在讲现实,讲战争。影片刚开始平淡无奇,论童话并表现平平,论残酷并不至憾动人心,直至小女孩弄砸了第二个任务,小女孩的母亲也死了,影片渐渐紧张起来,我也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像童话,法翁发怒的样子,将影片一开始攒存起来的一点点美好横扫殆尽。我不知道第二个任务想考验小女孩什么,她没有听话,偷吃了葡萄,她不过是个孩子。法翁就觉得她像个凡人了,没有资格回到冥界。他携着精灵退出了女孩的世界。童话也到此戛然而止。母亲难产而死,她乞求默西迪斯带她一起逃走,没有成功。法翁却又道貌岸然地出现在她的房间里,让她完成第三个任务。影片里奥菲利亚一下子扑在法翁的怀里——之前她从未表现得这么信任过他。此时完成任务对奥菲利亚而言已不再是向往童话这么简单了,她必须得离开这里,她祈求肚子里的弟弟不要伤害妈妈,妈妈还是走了,法翁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第三个任务却是要弟弟的一滴血,最重要的是,奥菲利亚不能带着弟弟一起走,她拒绝了,她爱自己的弟弟。上尉追了上来,最令我吃惊的是,影片特意表现了一下上尉的视角:他没有看见法翁,他只看见奥菲利亚在自言自语。这也是正常的,就像宫崎骏认为在大人的眼里是不能看到龙猫的。然而我仍然认为导演是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奥菲利亚死在上尉的枪下,观众终于坐不住了:影片快到尾声了,小女孩却死了,童话世界到底在哪里?默西迪斯赶了过来,抱起女孩失声痛哭,为她唱了最后的摇篮曲。女孩在临死之际,来到了她的王国——准确来说,是魂魄到了。观众舒了一口气说,看,这就是一个童话,小女孩实现了她的梦想,回到了她的王国。——可是,这个王国里面坐的却是她的亲生父亲与母亲!母亲怀里还有她的刚出生的弟弟。这与童话书里所讲的冥界是不一样的。联想到前面上尉对她母亲怒吼那些破书毁了她,还有母亲伤心失望地对她说没有童话,甚至再前面默西迪斯随口说的一句“母亲以前警告过我提防法翁”,这一切都让我不得不觉得所谓法翁、精灵、冥界都只是女孩逃避现实的想象。小女孩最终在微笑中死去了,电影以默西迪斯的恸哭声结尾,与电影开头女孩艰难的踹息、恐惧的双眼相呼应。
电影的不足之处是,既然不是单纯地讲童话,战争与法西斯对孩子的摧残也表现得不够,整个残酷部分都只靠上尉一个角色撑起了;并且我倾向于童话只是小女孩的想象处理,这样无疑把小女孩的绝望表现得更加彻底,而电影似乎将其模糊化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这个童话是真的,就不应该让女孩死后才回到地下王国,这与人们相信死后会上天堂又有何异。
       看了这部电影我想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或许以后看童话电影我都会先怀疑里面所讲的童话是不是“真”的,谎言说一遍就叫人不敢再相信,虚假的童话比现实更加残酷。

本文由www.400811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死在童年里是一种幸福——看《潘神的迷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