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0081122.com跨越百年的三世恋

         放假时,少年来见秀美,却发现秀美已然离开。他乘着火车一路寻访,从高雄到嘉义再到虎尾,终于见到了秀美。他走了很远的路,见面时却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句“好久不见”,而她只是笑,略带羞涩,满怀欣喜。在这个场景中,导演刻意在画面前景设置了障碍,人影幢幢间依稀能见男女主角相对而立,从而形成一种间离效果,仿佛在生活中冷眼旁观了他人的幸福。这是侯孝贤惯常的手法,意图以冷静的态度捕获非戏剧性的日常姿态。

具体是那一段最好并无太大意义。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的,也只有在辜负浪费之后,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

                                                                                          ——侯孝贤

         2005年上映的电影《最好的时光》,是当时年近花甲的侯孝贤执导的第16部影片。电影采用三段式的结构,分别以“恋爱梦”、“自由梦”和“青春梦”作题,讲述了发生在1966年的高雄、1911年的大稻埕和2005年的台北的三段故事,映射了导演自己不同时期的电影创作,寄寓了导演的青春回忆、家国之思和时代隐忧,既是对自己导演生涯的总结也是升华。凭借这部电影,侯孝贤再一次获得了戛纳金棕榈的提名,并一举摘得第42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年度台湾电影、年度最优秀台湾电影人以及最佳女主角三项大奖。

《最好的时光》让舒淇获得了第4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女主角。她实现了她当年所立下的誓言:“我一定要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来”。三个不同年代的不同故事,由同一男女主角扮演,撞球间、青楼、夜店,舒淇辗转演绎,每个女孩都那么有味。

         刺耳喧闹的马达声,打断了悠悠的南音古曲,将人一下子拽入凌乱迷离的现代都市。高速公路上一辆摩托飞驰而过,将周围的景物擦成一片不断向后略去的残影。导演一改固定机位,用摄影车跟拍出摩托飞驰的景象,以表现现代都市的快速节奏。灰色的天空,远处林立的高楼,龙蛇纵横的高架桥,勾画出的城市图景,与前两个故事中安静的城镇小路,古色古香的青楼闺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终,在虎尾的一间撞球室内,阿震看到了秀美。他站在她身后,秀美回头,两人相顾而笑。就这么面对面坐着,笑着,她给他去借了一支烟抽。他们去吃夜宵,也没有一句情话,只有《Rain and Tears》回荡在耳边。

        艺旦姐终忍不住相问男人作何打算,却只换来他的无言以对,他有妻有子,又多次撰文反对蓄妾,于她只能是辜负。舒淇在这里的表现着实惊艳,她神色哀婉,轻轻拭泪,然后一如平常,拿捏得恰到好处。初见时,她梳着姑娘的发式,一把黑面曲颈的南音琵琶,唱的悲悲切切。而他一身白衣,沉醉在她的曲调之中,不禁用眼看她。结尾时,她换了妇人的发式,依旧手捧琵琶,唱着她的南音小调,却似哭非哭,徒见悲怆。而他换了一身黑衣,背对着她吃酒,自始至终未看她一眼。

www.40081122.com 1

         陈靖与张震扮演的摄影师阿震,偶然相遇一晌贪欢,而欢愉的背后是对各有恋人的欺骗与背叛。无论是陈靖还是阿震,亦或是他们各自的恋人,都像是浮萍一般漂泊,在这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过着颓废的生活。那是一种精神的沦落,快速嘈杂的都市生活截断了他们的根芽,那些生命中曾经坚实的东西,永远的遗落了。手机、电脑这些科技产品,加快了人们的交流,却疏远了彼此的感情,在这个时代再没有一封亲笔书写的信件,能诉说那些缱绻的恋爱。所以,这种精神的沦落,最终以生命的自我扼杀来呈现。陈靖的同性女友,忍受不住恋人的冷漠与背叛,在电脑上留下遗言后自杀。

这是侯孝贤导演作品《最好的时光》的第一个故事“恋爱梦”。一九六六年,张震(阿震)和舒淇(秀美)的爱情没有绵密的情话,但确是最好的时光。电影《最好的时光》还有两个故事,1911年的“自由梦”和2005年的“青春梦”。侯孝贤是讲故事的高手,“自由梦”以默片的形式呈现,没有对白,全靠镜头语言和主演们的演技支撑。“青春梦”甚至没有清晰的情节可言,但是每个故事都浑然天成。

          随着春子小姐的离开,这段恋爱终究是无疾而终。然而海面上擦肩而过的两艘船只,却似乎预示了新恋情的开始,舒淇扮演的计分小姐秀美,乘船而至。偶然间,秀美翻看了少年的信件,信中“时光飞逝”,“最快乐的时光”等字句,暗合了电影的题目,正如侯孝贤所说,所谓最好的时光,“是因为永远失落了,我们只能用怀念召唤它们,所以成为最好!”

配乐:《Rain and Tears》

随着电影《刺客聂隐娘》的上映,侯孝贤再度回归大众视线,这位刚刚斩获戛纳最佳导演奖的大导演,距离他上一次入围戛纳已有十年的时间。十年前,他也是携张震、舒淇步上了戛纳的红毯,那次他们为世人献上了自己“最好的时光”。

www.40081122.com 2

         张震一改上一故事中的年少青涩,扮演诗人震宇,举手投足间尽是文人的儒雅风流。他偶遇舒淇扮演的擅南管的艺旦,遂引为知己,时不时留宿至此。虽是烟花巷地,却无风尘习气,反而清新雅致。窗格、盆景、书册、笔架构成的空镜头,透露出淡泊典雅的意境,也暗示了居此女子的清新高洁之气。身着宽袖素白衣裳的女子对镜梳妆,随即自然地为男子梳发,整理衣衫,一如夫妻模样,却终不成夫妻。她起身送他离开,又默默回来,盖布遮挡了镜中形单影只的自己,却盖不住这一室的清冷,唯有炭火才能稍稍祛除这等待的寂寞。

www.40081122.com 3

          以对白短少著称的侯孝贤,这次所性将电影做成了默片,对话均用文言,以字幕呈现,配之以浅淡的钢琴和丝丝缕缕的南音,反而与古典的情境相得益彰。诗人追随梁启超先生为国事奔走,往往一隔多日,唯掌灯时分才会来此。电影反复出现日常的生活片段,艺旦姐递水侍候诗人,两人对坐交谈,而那些不动声色的对话,则蕴含了戏中人对国事、家事、自身命运的感慨。

www.40081122.com 4

         “恋爱梦”中的纯真爱恋延续了《风柜来的人》、《恋恋风尘》中的青春美好,是侯孝贤早期电影创作的代表。这是属于那一代人的青春回忆,因为是失落了的时光,所以分外美好。我们再也不会像个莽撞的少年一般,走这那么远的路,冒着回营迟到的风险去见一个心仪的姑娘。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只是互相对望着傻笑,只是深夜里的一顿夜宵,只是夜雨中十指紧扣的双手。那首《rain and tears》再次适时的响起,在似曾相识的年华里,我们仿佛也曾如此安静的恋爱过。
 
二、无法成全的自由
 
          咿咿呀呀的南管之音,将我们从1966年的青春幻梦中唤醒,带往更遥远悲怆的年代。“自由梦”继承了侯孝贤《悲情城市》、《戏梦人生》中的家国之思,是侯孝贤中期电影创作的代表,故事取自《台湾通史》的作者,前国民党主席连战的祖父连横,与和艋舺名妓王香禅诗书交游的一段过往。早前拍摄过《海上花》的侯孝贤,在此显露出驾驭同类题材的能力,将一段文人雅士的青楼韵事娓娓道来。

www.40081122.com 5

         入伍前最后一天,少年来见春子,却遇见了代替春子的秀美。那天,他们两个人打球打到很晚,最后他提着行李离开,却在她关门的前一刻回来,他说“我写信给你。”她说“好。”他笑着离开,她探身看着他离开。浅淡的言语,悸动的心,这是属于东方的恋爱。不久后的某一个清晨,秀美收到了少年的来信。虚化的背景中有青绿的墨影,镜头里的舒淇微侧着身子低头看信,面带微笑,娴静美好(24:06)。那首信中提到的歌曲《rain and tears》缓缓响起,一曲道不尽相思意。

侯孝贤的电影,几乎都没有票房大卖过,但是无妨:

      “青春梦”延续了侯孝贤在《千禧曼波》中对于后现代都市中年轻一代,特别是女性的生存状态的展现。但可以说,这并非侯孝贤熟悉的题材,他熟悉的故事在乡间,是青山白云间的临海小镇,是三代同堂的传统家庭,是念叨着“阿孝咕”的奶奶,是李天禄扮演的老阿公。侯孝贤似乎一直有一种家族情节,家是一个人的根,有了根才不会迷失方向。所以他一直在向过往中追寻,追寻一个人的成长足迹(戏梦人生),追寻一个国家的历史(悲情城市),追寻一个民族的文化(海上花),在过往中找寻“最好的时光”。

热带季风气候的高雄,夏天便是雨季。昏暗的撞球室内,秀美百无聊赖地整理球台,无意中,她发现了阿震写给春子的信。阿震休假回来,回到撞球室,不见春子身影。得知春子已经离开,阿震失落但不见过分的悲伤,他问及秀美的名字,拿起了球杆。

一、安静的恋爱

阿震坐在渡船的船头,脚边放着行李箱,他要去当兵了。从对岸驶来的另一条渡船上,接替春子的秀美将成为那间撞球室新的计分小姐。

         原本要接替艺旦姐“当家”的阿妹怀了身孕,在艺旦姐和诗人的帮助下,得以赎身嫁人,而艺旦姐自己的赎身却遥遥无期了。楼里新买了女孩回来教养,不过十岁,青涩如初长的新芽,却终是开不了花。镜中的小女孩与镜外的艺旦姐对望着,一切恍如隔世,那是曾经的自己,认命一般地进了青楼,自此再出不去。

几个月过去,撞球间的摆设依旧。一个清晨,秀美在门口的信箱中发现了阿震的来信:

三、颓废的青春

www.40081122.com,有人把《最好的时光》中的三个故事理解成张震和舒淇三生三世未了的情缘,三个独立的故事,散落在不同的年代,魅力之处在于它们都是短暂的略有遗憾的。

         电影采用全内景拍摄,艺旦姐自始至终未走出过楼,狭长的走廊,幽闭的居所,喻示着她被禁锢的命运,也寄寓了整个台湾的身不由己。台湾在“马关条约”之后被日本占领,同艺旦姐一般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自由。三个月后,他寄来了书信,一首梁公的哀国之诗,用于此却带着别样的寂寥,武昌起义了,他的自由梦有了着落,那她的呢?

《Rain and Tears》歌声渐远,秀美也要离开这间撞球室去往别处。休假回来的阿震又一次扑空,他这次没有继续打球,而是问询了秀美的去处,从高雄到嘉义,从嘉义到台南,走过一间间撞球室去找他的秀美。

本文由www.400811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www.40081122.com跨越百年的三世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